李秀玲:兜姿競繁華,助推廣西特色兜蘭産業發展
  • 發布單位:院辦公室
  • 2021年11月17日 17时38分01秒
  • 浏覽(202)
  • 收藏
浏覽字號:

廣西農業科學院第二批青年拔尖人才系列報道之六

李秀玲:兜姿競繁華,助推廣西特色兜蘭産業發展

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不斷進步、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人類對美好生活的需求越來越高,花卉作爲滿足人類日益增長的精神需求的生活美化劑,在社會發展中的作用越來越大。

“兜蘭屬(Paphiopedilum)植物是主要的蘭科觀賞植物類群之一,是國際重要的花卉物種,産業發展潛力巨大。我國具有豐富的野生兜蘭種質資源(世界79種,我國占27種),廣西是野生兜蘭資源的主要分布區之一(分布17種)。原産我國的硬葉兜蘭、麻栗坡兜蘭、杏黃兜蘭等原始兜蘭種類在全球園藝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連續獲得美國蘭花協會、英國皇家園藝協會等多項最高獎。近年來,兜蘭屬植物因花型獨特、花期長等優異的觀賞性狀,逐漸成爲花卉消費的新寵,産業化規模逐漸壯大。”已從事兜蘭科學研究十多年的李秀玲,提起兜蘭,津津樂道。

2009年畢業于南京農業大學園藝學院園林植物與觀賞園藝專業的李秀玲,加入廣西農業科學院之時,還沒有成立專門的花卉研究所。2011年花卉所正式挂牌成立,李秀玲成爲其中一員,蔔朝陽所長建議她做兜蘭科研,因爲兜蘭是廣西的特色,做兜蘭科學研究意義重大。在資源、場地、經費、項目等多方面支持的基礎上,李秀玲開始了職業生涯的兜蘭科學研究。

由于野生兜蘭資源的珍稀瀕危性(兜蘭屬物種均列入CITES附錄I的保護範圍)和對環境的高要求,引種馴化和遷地保護需要較高的技術水平。“向來岩穴姿,不競繁華美”是野生兜蘭資源生長環境的真實寫照,爲了弄清楚兜蘭的野外生長條件,李秀玲于2015年、2016年成爲派駐廣西雅長蘭科植物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貧困縣科技特派員,和團隊成員不辭辛勞走訪區內外的保護區、林場等,摸清了帶葉兜蘭等22種野生兜蘭的生長環境,在廣西南甯建立了擬原生境遷地保存的野生兜蘭種質資源圃。目前,已成功保存兜蘭種質資源332份,李秀玲及團隊成員對兜蘭資源如數家珍,每份資源甚至每個個體,均建立了詳細的生物學特征身份信息,努力做好農業芯片的兜蘭種質資源保護工作。

“對珍稀瀕危野生資源最好的保護就是有效合理的開發利用”,李秀玲感慨地說到:“相鄰省份雲南、廣東和貴州等地依托豐富的野生兜蘭資源優勢發展兜蘭産業,目前已經取得了較好的經濟效益。我區兜蘭科學研究也應秉承‘保護與合理開發並重’的理念,選育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兜蘭新品種,創新兜蘭高效繁育技術,爲廣西兜蘭産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技術支撐。”

兜蘭産業雖然具有較好的前景,但國內對野生兜蘭資源的保護、有效開發和合理利用不足,商品化程度低,人工選育的新品種較少,繁育周期長,價格高,産業發展速度緩慢,仍屬于小衆花卉産業。面對兜蘭發展的産業難題,科研人員應該何去何從?李秀玲及團隊成員在摸索中前進,也在摸索中找到了答案。

“選育觀賞價值高的品種、創新高效繁育技術、縮短生長周期、降低生産成本、掌握花期調控技術是促進兜蘭産業快速發展的關鍵”。李秀玲分析道。

兜蘭新品種選育周期較長,約需5~7年的時間。怎樣才能在較短的時間內,獲得易養、易開花、觀賞價值高的新品種呢?起初,李秀玲開始了大量的雜交組配和非共生萌發實驗,但是面對如此長的繁育周期,僅靠自我種質創新短時間內無法掌握性狀的遺傳規律,需要了解更多組配的後代表現性狀。李秀玲通過查找文獻、書籍、蘭花網站、走訪兜蘭企業和個體戶等尋找不同組配的後代材料。2014年“桂台經貿文化合作論壇”的台灣之行給了她諸多啓發,回憶當時見到衆多以大陸野生資源爲親本選育的兜蘭後代的場面,她至今仍爲之動容。根據兜蘭後代的表現性狀,李秀玲摸索到了基本性狀的遺傳規律,這些經驗對後期兜蘭育種的快速發展起到了決定性的推動作用。

兜蘭屬植物是蘭科植物中較難萌發的屬之一,無性克隆繁殖技術也是兜蘭産業發展的卡脖子技術,這極大地限制了兜蘭産業的發展。十年前入行之時,看到經自己無菌播種萌發的小苗,李秀玲至今難掩激動之情。可那一次同色兜蘭萌發曆時6個月之久,怎樣才能縮短兜蘭萌發時間呢?

李秀玲從蒴果(種子)成熟度、前期種子處理方式、培養基、培養條件多方面去摸索,而不同的兜蘭物種其屬性差異較大,每種兜蘭都要細細推敲最佳條件。經過多年的試驗和探索,同色兜蘭種子的萌發時間由原來的6個月縮短至45天,萌發率和長勢情況也明顯優于最初的試驗。李秀玲利用根狀莖繁殖的新芽或莖節拉長的分蘖芽作爲外植體,經過反複試驗摸索,初步掌握了兜蘭愈傷組織再生體系快速繁殖方法。截止目前,李秀玲和團隊成員制定了以兜蘭種苗規模化繁育技術爲內容的廣西地方標准6項、獲得國家發明專利3項,創新建立了兜蘭高效繁育技術體系,種苗生長速度提升1倍以上,繁育周期縮短1~2年。

李秀玲認爲,打造廣西兜蘭産業品牌,在解決兜蘭産業瓶頸的基礎上,還需要在社會中大力推行兜蘭科普教育工作,同時發展兜蘭文化,研發多元化的兜蘭文化創意産品,增強民衆對兜蘭的認知度,促進兜蘭産業多元化發展。

一路走来,在单位领导、同事们和园艺界多位师长的支持、帮助下,李秀玲兼任廣西大學校外兼职导师,主持广西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广西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计划项目、广西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9项;获广西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排名2)和二等奖(排名9)各1项,获其他省部级奖项2项,获市厅级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1项、三等奖2项,主持完成的成果“兜兰种质资源评价、新品种选育及创新应用”获2018年度KA电子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主持选育兜兰新品种5个,‘西之王子兜兰’(P. GXAAS Prince)等3个新品种荣获了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中国省(区、市)室内展品竞赛金奖和银奖,近期该品种通过了广东省非主要农作物品种评定,申请了国家林草局新品种权保护;发表学术论文36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BMC Plant Biology》《园艺学报》《植物科学学报》等期刊发表论文17篇,获成果登记42项,其中第一登记人21项,参编专著1部(排名5)。


李秀玲及其团队成员历时7年选育的兜兰新品种‘西之王子兜兰’(Paphiopedilum GXAAS Prince )

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李秀玲也深知自己與優秀的同行仍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更加努力學習前沿生物學技術,借鑒他人先進經驗,進一步提升個人的研究水平和科研能力。

在長期的兜蘭科學研究中,李秀玲還發現了多種兜蘭素花、素葉等珍稀的突變體,爲深入研究兜蘭花色、葉色形成的機理提供了寶貴的試驗材料。自2017年以來,李秀玲及團隊成員加強了兜蘭基礎科學研究。

“兜蘭還有很多未知的屬性、領域需要我們去研發、去開拓,希望更多志同道合者加入兜蘭科學研究中,讓兜姿在八桂大地競繁華,把廣西特色的種質資源做成有氣候的産業”。李秀玲充滿期待地說道。


李秀玲開展兜蘭種質資源分子標記實驗


李秀玲在對花期兜蘭資源進行雜交授粉

院办公室  薛臣艺供稿/李秀玲供图  杨景峰审核

責任編輯:薛臣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