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技報:【“創爭”力量】王文林:十二載堅果情,有堅持才有成果
  • 發布單位: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科學研究所
  • 2021年11月19日 16时52分26秒
  • 浏覽(189)
  • 收藏
浏覽字號:

    王文林,中共黨員,高級農藝師,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科學研究所副所長。2009年畢業于海南大學果樹學專業,2016年起被廣西科技廳選聘爲廣西貧困村科技特派員。結合廣西堅果産業發展及科技扶貧服務需要,創建多個堅果研究推廣服務平台,選育澳洲堅果新品種,突破澳洲堅果嫁接繁育技術難題,研發了澳洲堅果矮化栽培技術、密度調控、平衡施肥、林農複合經營和病蟲害綜合防治技術,建立了生態高效培育技術體系。

    “作爲一個黨員、一名科技特派員,我的夢想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種植澳洲堅果的農戶能真正通過産業,通過科技致富。”懷揣初心,堅持夢想,他是這樣說,也是這樣做的。

    在廣西,澳洲堅果種植面積達到62萬畝,豐産期産量可以達到50萬噸以上,産值將超過50億元,成爲當地群衆脫貧的“致富果”。多年來,澳洲堅果産業平穩健康發展,促進了鄉村脫貧致富。這其中,離不開地方農業科技人員的智慧和貢獻。“看到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好,脫貧致富了,我覺得我這麽多年的堅持和努力有了收獲,就高興。”來自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科學研究所的王文林欣喜地說道。王文林所在的研究所位于崇左市龍州縣偏僻的一個“山旮旯”,距離縣城十幾公裏,工作辛苦,交通和生活十分不便。但距離當地的農戶不遠,王文林2009年到這裏工作,到現在12年過去了,憑借著一份投身農技事業的堅定信念,堅信依靠科技致富,默默無聞,無怨無悔,穿梭田間地頭,潛心澳洲堅果的研究和推廣,手把手地幫助鄉親們掌握堅果種植技術,不斷提高堅果種植的産量和質量,與鄉親們一起,把“洋果子”變成老百姓脫貧致富的“搖錢樹”。

十年辛勞,推動“洋堅果”成爲“致富果”

    “小時候家裏條件差,很少有水果吃,那時候水果品種少,種植技術也傳統,效益一直不高,特別辛苦。我那時候就想,種的果樹又大又好,産量又高,就好了。”看到祖輩的辛勞只能換來並不樂觀的收益,兒時的王文林便希望能夠改變這一困境,大學填寫志願時,王文林選擇了果樹學專業。

    2009年從海南大學畢業以後,經導師推薦到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科學研究所從事澳洲堅果産業的研究,這一幹就是12年。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研究所在澳洲堅果領域研究已有40多年,是國內從事澳洲堅果銷售監管研究最早的科研單位,雖然有深厚的研究基礎,但是原來的科研技術相對薄弱,人才缺失比較嚴重,所以還存在著許多的問題。

    另一方面,澳洲堅果管理粗放,市場缺口大,種植收益可觀,如果能夠做好這個産業,每年種植戶都將會有穩定的收入。王文林看准這個優勢,想通過自身掌握的澳洲堅果種植技術和市場信息,來帶動當地澳洲堅果産業發展。他認爲,扶貧就要科技扶貧、産業扶貧。他希望通過澳洲堅果産業的發展,來帶動地方經濟,穩定提高農戶的收益,同時也可以改變貧困地區貧困戶傳統的“等靠要”思想。

    王文林來到這裏之後,主要負責澳洲堅果的品種培育和種植開發與推廣。在崇左,種植澳洲堅果有很大的優勢,這裏地處南亞熱帶季風氣候區,沒有台風霜凍,良好的氣候和地理條件極大適宜堅果的成長。此外,崇左又是口岸城市,這裏有多市縣與越南接壤,有多個一級口岸,交通便利,極大方便了堅果的銷售推廣。在龍州縣,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扶持,“給農民進行種苗的補助,增強他們的種植積極性,另外我們研究所駐紮在這裏,擁有雄厚的科研實力支撐,這麽多年澳洲堅果的産量都很高,效益非常好,周邊農戶獲得很大收益後帶動他們的親戚朋友發展澳洲堅果,對我們推廣澳洲堅果還是非常有利的。實踐證明,種植澳洲堅果還是能夠賺錢的。”王文林笑道。

    如今在廣西,澳洲堅果産業蓬勃發展,王文林坦言,澳洲堅果的推廣就用了將近10年時間,可謂是下足了苦功夫。與其他省份不同的是,針對澳洲堅果産業的發展模式,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科學研究所定位明確,在最初的時候就從全區認真篩選適宜澳洲堅果生長的地區,根據氣候、地形,植物特性等因素挑選適宜生長的有利環境。其次,通過篩選企業、種植大戶,選擇合適的企業及種植戶建立示範基地來進行推廣。據了解,目前在區內的13個市縣,建立推廣的示範基地已經超過50個。最後通過最新選育的品種“桂熱1號”,在將近50個示範基地推廣,重點扶持,通過以點帶面的方式進行培訓、服務。就這樣,澳洲堅果産業一點一點地積累發展起來了。

    在10年前,廣西的堅果種植是2萬畝,現在已經發展到62萬畝,10年時間就增長了30倍。堅果種植面積擴大之後,王文林及研究團隊便要考慮産品的銷售模式、品牌運營、産業的延伸,以及有效地良性發展模式。2017年,研究所加入中國炒貨協會,與“三只松鼠”,“洽洽瓜子”等上市企業合作,探尋澳洲堅果産品的國産化道路,“現今澳洲堅果在廣西的種植量比澳大利亞更大,我們就是想國際堅果國産化,以後不一定要進口了,我們可以自産自銷,這樣我們才有自己的話語權。”對未來澳洲堅果的發展,王文林志在必得。


王文林(左一)隨農戶實地走訪堅果示範基地

苦心研究,增強服務産業鏈能力

    王文林長期從事澳洲堅果遺傳育種、栽培生理、病蟲害防控研究,積累了豐富的實際應用型的技術基礎,在澳洲堅果發展道路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苦心研究,前些年,澳洲堅果産業在逐漸發展的同時,也帶來系列問題:品種選擇盲目、早實豐産栽培技術缺乏……

    澳洲坚果培育时间长,种植周期也长,4年时间才能进入投产期,分产期也要长达6年。期间观察期久, “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澳洲坚果的嫁接技术薄弱,成活率低,只有30%~40%左右,育苗时间至少要两年,成本高,一株苗可能要25~30块钱,老百姓不容易接受,企业也不敢大量育种,推广就受到限制。”王文林对此从育种时就认真选择适合育种的品种,并创新了新的嫁接技术,改进和接与拼接的模式,通过选择合适的枝节,配置相关药剂,使嫁接成活率显著提升,出苗率达到90%以上。

    除此之外,隨著堅果面積種植擴大,堅果殼的處理就成了一個麻煩。對此,研究所與相關科研單位合作,對堅果皮進行再加工,研發制食用菌,如靈芝、平菇等的栽培基料,殘渣還田做肥料,也可以做成活性炭,小小的堅果實現了有效的進行綜合利用。

    面積擴大之後,病蟲害的問題也日趨顯著,王文林回憶道,有一年澳洲堅果空殼、壞果現象十分嚴重,各企業、合作社和種植戶頻頻打電話或發短信給王文林反映問題。尤其是剛挂果的農戶,跑去合作企業哭泣損失慘重;王文林收到反饋,邀請海南大學的病蟲害老師一起展開調研,尋找病因以及解決和預防措施。另外,通過采取理論授課和現場操作教學相結合,帶領團隊成員手把手教導種植戶掌握病蟲害防治技術,堅果空殼、蟲害等問題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近年來,通過大量的調研研究,王文林的團隊已經基本摸索出了病害蟲害的信息,通過提前發布預警信息,幫助農戶檢測病因,使澳洲堅果的品質得到更進一步的提升,之後再給農戶推薦優秀企業,使澳洲堅果的價格得到保障,價格不斷穩定上升,堅果畝産量能夠達到1500斤左右,極大提高了農民的收入。通過實現前端品種到終端技術把控,增大澳洲堅果産品銷售,促進行業的穩定發展。

    記者從王文林處得知,龍州縣在以前大多數以甘蔗種植爲主,人工成本較高,效益低。所以把澳洲堅果作爲第二産業來發展,結合傳統産業一起同步前行,促進農戶的收入提高。由于堅果種植4年才能投産,期中也可以種植其他作物,“澳洲堅果管理維護相對簡單,挂果期長,帶來的經濟效益也高。頭三年,可以在堅果林下套種南瓜,花生等矮杆農作物,只要夠勤快,基本不會有空檔期。”王文林如此說到,現今協會邀請專業機械團隊來幫助農戶們實現機械化管理,例如使用無人機技術,設計小型化機械等,改善山地機械化生産難題,形成一個全産業鏈的一個服務模式---種苗—栽培—管理—銷售,擁有優勢的良性循環,才會把産業做的更好。

    經過十年來的實踐,從選種育種、種植、管理到嫁接、病蟲害防治,廣西南亞熱帶農業科學研究所已探索形成一套適合堅果發展的成熟技術,緊跟時代步伐,著眼現實,放眼未來,王文林積極發展多元化生産經營模式,優化産業結構,把“市場”“公司”“基地”“農戶”四大要素有機地結合起來,從廣西源頭控制堅果品質,堅持種植規範和有機認證,建立基地高標准技術,用優秀的原料生産出優質的産品,樹立有機綠色品牌,吸引優質企業加入協會,推廣種植技術,打造全世界最大最優的澳洲堅果原料供應基地,完善産業鏈服務。


王文林給龍州縣江村村農戶進行澳洲堅果實用技術培訓

科技興農,引領鄉親奔向致富之路

    2014年王文林被廣西科技廳选聘为广西贫困县科技特派员,他带领团队内10名成员,在112个贫困村内推广澳洲坚果树,积极推进“科技特派员+企业+示范基地+种植户入股”“科技特派员+科研单位+政府+示范基地+企业+种植户”“科技特派员+公司+合作社+村委会+科技平台”三种扶贫模式。以科技服務,科技创业、产业科技服務示范,改变贫困户经营管理理念,提升贫困村坚果种植户种植管护技术和科技创收能力,促进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建立坚果示范地,发挥“点燃一盏灯,照亮一大片”辐射带动作用。同时,他牵头成立了广西坚果产业协会,致力拉长坚果产业链条,努力发挥科企联合的最大效应,切实满足了全区贫困村坚果产业兴旺发展的需求。

    “說給他聽,做給他看,帶著一起幹。”王文林說,這些年來他走完了全區種植澳洲堅果的村落,培訓了一大批有水平的種植戶,建設了一批示範基地,帶動了整個廣西澳洲堅果産業的快速發展,同時産業發展也帶動了貧困村的脫貧。看著目前澳洲堅果産業的發展情況良好,農戶獲得越來越多的收益,王文林心裏也滿是欣慰。

    “在剛開始擔任貧困縣科技特派員的時候,也曾遇到一些困難和壓力。”王文林回憶說,“剛到貧困村時,交通就成了最大的問題,山路又遠,十分難走,手機沒有信號是常有的事情,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溝通交流障礙,廣西方言比較多,貧困戶不了解我們特派員的工作,有時不配合,也不信任我們,積極性不高,導致一些工作無法正常開展。”王文林針對農戶存在的問題想出解決方法,經常下村進行科技培訓,到田間地裏頭去指導農戶,從栽植到施肥,從修枝到防蟲,保花保果以及采收的措施等,幫他們對接銷售,叮囑得清清楚楚,每年主動詢問和查看堅果的養護和管理狀況,“我們團隊提供的産業服務都是公益性的無償服務,經常不定期到田間實地外現場培訓和指導,還會通過短信、微信等新媒體工具與農戶保持聯系,有時候我也會通過遠程視頻的方式給農戶進行操作示範。”正是這種持之以恒的精神打動了鄉親們,漸漸地,農戶們接受了王文林的工作,現在村民都非常歡迎王文林等人下村指導,村民們的熱情讓王文林感受到他們內心的渴望,也更加激勵他要更加努力地幫助這些鄉親。

    此外,王文林充分利用農村的土地資源和企業資金優勢,通過租用土地,聘請勞動力等增加貧困村的經濟收入,增加農村就業機會,使貧困發生率降低。

    “坚果,坚持下去就会有成果。” 王文林时刻牢记科技特派员的责任与担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恪尽职守,不仅得到了贫困村种植户的认可,还推动了澳洲坚果产业的发展。王文林曾说:“我觉得特派员工作很有意义,希望再提升自己的科技水平,继续为贫困村脱贫贡献自己,也希望为乡村振兴奉献自己一点力量。”把论文写在地头,以科技推动乡村农业发展,把乡亲放在心里,王文林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坚守初心,不断总结经验,不断丰富实践,他坚信:澳洲坚果产业在龙州、在广西,乃至在中国一定会更加繁荣,给辛勤劳作的种植户带来更好的创收!

原文鏈接:http://www.kexuejia.net.cn/bianji/commonns/ShowDetailPage.action?type=4&id=3745&uid=28499

作者:吳海濤